第二百二十二章 醍醐灌顶

更新时间:2019-10-12??bet36网址是多少_bet36亚洲官网_bet365系统维护 bet36:高月

“师父是指元载欺君罔上,目无天子?”李适问道

赵宽点点头,“看来殿下也意识到了,郭宋这件事是一面镜子,把很多事情都照出来了,天子任命郭宋为安西都护府长史,是因为个人喜好吗?

并不是,收复安西的国策岂能靠个人喜好来决定?是因为郭宋是最佳人选,事实证明天子的选择没有错,他完成了任务归来,但元载非但不肯改正自己的错误,还变本加厉的打压,不承认郭宋任职,不承认他出使安西的成果,不承认天子的国策,他元载把天子放在眼里了吗?”

李适有点坐立不安了,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蠢事,居然接受了郭宋的辞职。

赵宽没有给他留面子,又继续毫不客气道:“郭宋辞去一切职务,就是给天子看的,他要让天子知道,他为大唐社稷殊死奋战,却落得这个下场,殿下,你觉得天子还会坐得住吗?如果天子还是保持沉默,那又意味着什么?”

李适额头上的汗出来了,他满脸羞愧道:“我竟然替元载做了帮凶!”

“殿下,其实老臣早就想劝你,但又怕伤及你的自尊,所以一直沉默,但今天你既然来找我,就说明你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危机,为什么鱼朝恩死了,郑王被彻底贬黜,圣上还不立你为太子?说句实话,召王李偲在某些方面做得比你好,可圈可点,所以圣上还想再看一看。”

李适一惊,连忙问道:“我不太明白,请师父明言。”

赵宽叹了口气,“你是被身边人蒙蔽,天天耍权谋手段,不顾大局,召王做了什么,首先大唐和思结部结盟,思结亲自来朝觐天子,这是谁的功劳,没有召王前年秘密出使思结,会有这个成就?

还是三个受降城重新启用,又是谁的功劳?还是召王,召王被任命为河西节度使,按理只是一个虚职,可他却真的跑去河西慰问士兵,郭宋从安西归来,也是他代表天子去迎接,无微不至的关怀,这些天子都看在眼里,而殿下做了什么?

恕我直言,殿下太在意元载等人的想法了,殿下,召王以不争为争,事实上他已经在夺嫡之争中占据上风了。”

李适再也坐不住,起身长施一礼道:“请师父教我!”

赵宽缓缓道:“颜真卿来长安已经很久了,却没有任何安排,被元载等人压制着,你作为监国是不是该做点什么?

知政堂内韩滉和刘晏被打压,所有的政令都是元载的意思,你是不是该有所行动?

恢复科举已经喊了几年,却始终没有落实,天下才能之士却被藩镇笼络,你作为监国连这点魄力都没有?

圣上给了你机会,你自己想想,监国半年你做了什么大事?整天就和一帮奸佞之臣厮混在一起,圣上能把社稷交给你吗?”

李适大汗淋漓,如雷轰顶,他最终失魂落魄地离开了赵宽的府宅。

该去哪里?何去何从?

‘你自己想想,监国半年你做了什么大事?整天就和一帮奸佞之臣厮混在一起,圣上能把社稷交给你吗?’

赵宽的话字字诛心,像刀一样剜着李适的内心,令他痛苦万分。

李适让车夫不要回王府,带着自己在大街上来回兜圈,最终他的马车在皇宫前停下,他进了皇宫,长跪在父皇寝宫前,向父皇请罪。

三天后,郭宋过了蒲津关,进入蒲州,他没有走中原,而是先进入河东,再穿过王屋山进入怀州,沿着黄河北岸而行。

这天黄昏,他们抵达了绛州的一座小镇,小镇叫做含口镇,由于这里是官道必经之地,小镇客栈和小酒馆都不少。

一路上的食宿打尖都是由薛长寿负责,薛长寿是军医,三十余岁,是生活在京城的灵州人,他父亲曾是朔方军军医,家传医术,薛长寿武艺不行,也不会骑射,当初是作为特殊人才召入鹰击军,但他最后却得以幸存,在千军万马的激战中居然能逃生,不得不说他命大。

薛长寿不仅医术高明,人情世故也很老练,这次,郭宋带着他,也是一个很好的帮手,事实上,郭宋想把他培养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。

“长史,就前面那家店吧!”

薛长寿指着镇子口一家挂着红灯笼的客栈笑道:“长史,那家客栈好像食宿连在一起的,不如就去他家投宿。”

郭宋点点头,“可以!”

六人催马向客栈奔去,听到马蹄声,一名伙计跑了出来,笑嘻嘻道:“六位爷来我们家投宿吧!”

“可有晚饭?”

“有!有!小店前面是酒馆,后面就是客栈,上房都有的,马交给我,各位先去吃饭。”

众人翻身下马,一名士兵牵马跟着伙计去了后院,郭宋进了酒馆,小酒馆里颇为热闹,有六张桌子,五张都坐满了客人,只有最里面的一张桌子空着,众人在剩下的一张桌前坐下,薛长寿招手将酒保找上前,小声地和他点酒菜。

郭宋打量一下这座酒馆,酒馆很破旧,不知多少年了,桌子上层层叠叠积了厚厚一层油,墙壁上大片墙皮脱落,露出里面的泥草芯,地上的泥土被踩得乌黑油亮,是一座典型的乡村小酒馆。

这时,负责安顿战马的士兵快步走进来,低声对郭宋说了几句,郭宋眉头一皱,“你没看错吧!”

“错不了,就是他们!”

旁边薛长寿笑问道:“又看到那两个人了?”

士兵点点头,“我看见他们在斜对门的一家客栈投宿了。”

他们在华州遇到两名官差,在蒲津关过黄河时,又看见了这两名官差,现在到了一处偏僻的小镇,结果再次遇到这两名官差。

一连三次遇到同样两个人,这仅仅只是巧合吗?

薛长寿笑道:“或许他们也是去河北南部公干,去提取重犯,这种情况比较普遍。”

郭宋也知道京城公差常常去各地州县提取重刑犯人的传统,或许真的只是巧合碰到,郭宋便不再想这件事。

吃罢晚饭,他们来到后面客栈,房间已经订好了,他们订三间上房,郭宋单独一间,薛长寿和一名士兵一间,另外三名士兵一间。

“大家早点休息,明天五更起床,吃完早饭就出发。”

众人拿着油灯去了自己房间,郭宋的房间在二楼尽头,房间很宽大,虽然陈设一般,但还算比较干净。

这次出门,郭宋没有带长兵器,只带了他的黑剑和弓箭,另外还有一只马袋,他把马袋放在门口,把黑剑和弓箭放在床头,这时,一名伙计端来一盆热水给他洗漱。

“生意好像还不错吧!”郭宋笑道。

“这段时间还不错,对面张氏客栈关门了,少了一个竞争对手,生意一下子好了很多。”

“对面客栈怎么关门了?”

“半个月前失火,烧了一半,不得不关门。”

郭宋心中有些奇怪,既然对面客栈关门了,那两名官差怎么不过来?

“除了你们,小镇还有别的食宿之地吗?”

“镇东头还有一家,得走一段路,所以东面来的客人去他们家,西面过来的客人到我们家,我们两家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郭宋更加疑惑,又问道:“今晚除了我们,还有别人投宿吗?”

伙计摇摇头,“没有了!”

他行一礼,又出去端热水了。

郭宋一边洗脚,一边想着这件事,越想越感觉蹊跷,这两名官差为什么要舍近求远,就是不来这边客栈,他们就像在躲着什么人一样。

一个念头悄然从郭宋心底闪过,三次遇到这两名官差,难道真是巧合吗?

这两名官差长手长脚,步履矫健,目光都十分锐利,一眼便是武艺高强之人,正因为他们是官差,所以郭宋没有起疑心。

但现在他们一些有违于官差的举动,终于让郭宋起了疑心,按道理他们应该在西面二十里外的绛县过夜,县里有官方驿站,官差投宿,吃住都不要钱,省下的盘缠就是自己的,几乎所有的官差都会占这个便宜。

偏偏这两个官差居然没有在绛县过夜,而是跟着自己来到了含口镇,还不肯在镇口的酒馆客栈投宿,完全不合常理。

想到这,郭宋起身来到隔壁,把五人都召集在一起,低声道:“那两名官差有点不对劲,今晚大家都睡在一起,不要睡在床上,打地铺睡,警惕一点,”

五人连连点头,薛长寿问道:“长史和我们一起吗?”

郭宋冷笑道:“今晚我还是睡自己的屋里,我倒要看看,到底是何方神仙降临?”

末页推荐: